裸官離任應過一次“安檢門”
  □ 採桑子(武漢職員)
  目前,廣東基本完成對“裸官”任職崗位集中調整工作,其中調整市廳級幹部9名。廣東省委組織部有關負責人透露:“今後,對‘裸官’發現一起,處理一起。”(見5月29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裸官問題,小則涉及忠誠度、廉潔度,大則涉及社會公平正義和國家安全。我國越來越重視裸官問題了。廣東要求,“裸官”不但不能提拔,已在重要崗位上的也要調整。通過全面摸底調查,通過限時倒逼機制,要求裸官治理省管幹部要在4月底前基本完成,其他幹部在5月底前基本完成。廣東治裸官,力度之大,態度之堅決,值得點個贊。
  不過,裸官離去之時,尤其需要過一道“安檢門”。
  通過審計、紀律檢查之類的“安檢”程序,本來就是權力相伴的常態。在正常條件下,官員退出重要崗位,本來就需要進行離任審計,述職述廉、紀檢監察之類的環節,這既是對官員負責,也是對官員任期中德能勤績廉的一次大檢閱。裸官退出,其不論是選擇裸退,還是調整到非重要崗位,不能因為是集中治理,就可以打馬虎眼,更不能因為是“組織要我退”,就產生對個人“安檢”放過一馬的訴求。
  事實上,通過“安檢門”,不只是對組織負責,對歷史負責,更是對裸官本人負責。裸官貪腐現象較為嚴重,一些裸官不只是“身在曹營心在漢”,甚至於一有風吹草動就選擇叛逃的情形也時有發生。部分裸官所為,已難免使全體裸官有背負原罪的嫌疑。正是在這一次治理中,廣州市委前副書記方旋不久前提前5個月裸退,就曾引發輿論對其人品官品的物議紛紛。讓裸官過一下“安檢門”,既是對裸官清廉成色的鑒定,又能讓治理後的裸官們更為安心。
  通過“安檢門”,還能為裸官治理提供樣本。廣東的裸官治理是一個有益的嘗試,不過,我國裸官生態和清廉成色到底如何?目前似乎尚無權威答案。而裸官退出重要崗位之後,還需要如何加密監管?也是一個需要長期實踐摸索的過程。正因如此,廣東的裸官治理,絕不能在運動式治理中忽視了紀檢和審計約束。感情是感情,法紀是法紀,一碼歸一碼,不能互相代替。  (原標題:裸官離任應過一次“安檢門”)
創作者介紹

vy89vyvil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